HELSINKI WEATHER
芬兰教师工会对即将开始的新学年的不确定性表示愤怒

芬兰教师工会对即将开始的新学年的不确定性表示愤怒

2021 年 1 月 7 日赫尔辛基春季学期第一天,学生在教室里。(Vesa Moilanen – Lehtikuva) 芬兰教师工会联盟(OAJ) 对芬兰即将开始的新学年的不确定性表示愤怒。 “许多职业高中生最快本周就开始学习。政府还在放假。“OAJ教育政策主任 Heljä Misukka周一告诉YLE说,这里有很大的矛盾。 “上周末看起来是芬兰[年度]最大的节日周末,然后一位部委官员在这里谈论远程教学。这真是令人困惑。” Misukka 指的是社会事务和卫生部常务秘书Kirsi...

read more
4名男孩在《我的世界》游戏中重建了他们的学校,在远程学习的日子里依然可以在虚拟的校园里相聚

4名男孩在《我的世界》游戏中重建了他们的学校,在远程学习的日子里依然可以在虚拟的校园里相聚

图:用Minecraft建造的市政厅的截图。该游戏允许玩家构建各种各样的创作。游戏由Markus Persson制作,屏幕截图中的创建由McFraArchitect构建团队制作。 据HS报道,4月份埃斯波(Espoo)Matinlahti学校的学生接受远程教育和隔离时,MiroSepäntalo,Jasper Orko,Kauko Kalliokoski和Aleksi Aho四名六年级学生提出了一种有趣的保持联系的方式:在《我的世界》(Minecraft)游戏中重建他们的学校。...

read more
芬兰初创企业获得投资,向全世界推广芬兰的早期教育模式

芬兰初创企业获得投资,向全世界推广芬兰的早期教育模式

图:芬兰的教育模式注重培养儿童的兴趣爱好。(Antti Aimo-Koivisto) 芬兰教育科技(Edtech)领域的初创公司HEI Schools(芬佳教育)已经筹集了200万欧元的A轮融资,将芬兰的早期教育模式推广到其他国家,该模式包括整体发展和福利以及学术技能。融资由Practica Capital和芬兰工业投资公司Tesi共同牵头。 HEI...

read more
远程教育对学生的心理健康有着持久的影响

远程教育对学生的心理健康有着持久的影响

虽然赫尔辛基市区的高中和职业学校本周将恢复部分课堂教学,但专家警告说,前几个月的远程教育可能会对学生的心理和情感健康产生长期影响。 一些青少年报告说,在新冠疫情期间,日常活动中断和有限的社会接触加剧了孤独、孤立、焦虑和抑郁的感觉。 这也反映在芬兰青少年滥用药物的情况日益增多,自新冠病毒危机开始以来,这种情况一直在上升。 在赫尔辛基市学校和学生保健部门工作的护士Soile Tanska告诉赫尔辛基日报,虽然一年前大多数学生适应新形势的速度相当快,但持续的限制导致了长时间的压力、无助感和对未来的焦虑。...

read more
芬兰的免费学校午餐是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来会有免费早餐吗?

芬兰的免费学校午餐是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来会有免费早餐吗?

图:芬兰推荐的儿童营养金字塔 芬兰一直是免费学校午餐的先驱,免费学校午餐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首先在芬兰推出的。 目前,芬兰向全国90万名上学儿童(6至16岁)提供免费午餐。学前、基础和高中的所有学生都有权免费享用营养均衡的全套膳食。 免费学校午餐被视为学生学习食物和营养的重要工具,在儿童福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COVID-19危机带来了新的挑战,因为学校必须调整和组织远程教育学生的膳食。 不过,左翼联盟党计划在不久的将来推出免费早餐,让学校的膳食计划更进一步。 担任代理教育部长的左翼联盟党Jussi...

read more
赫尔辛基大都会区建议6-11岁的儿童上学时使用口罩

赫尔辛基大都会区建议6-11岁的儿童上学时使用口罩

图:赫尔辛基的Itäkeskus小学正在上课的学生。(Vesa Moilanen / Lehtikuva) 据赫尔辛基日报报道,赫尔辛基HUS医院区新冠病毒协调小组于周二发布了新的口罩建议,敦促赫尔辛基大都会区的市政当局(包括赫尔辛基,万塔,埃斯波,考尼艾宁和凯拉瓦)考虑在学前班和小学,即6至11岁的儿童使用口罩。最终决定权由市政当局在周四自己决定。 长期以来一直有一项争论,如果儿童不知道如何正确使用口罩的话,那么对于儿童来说,口罩是有害的还是有益的。...

read more
越来越多的学生申请芬兰的高等教育

越来越多的学生申请芬兰的高等教育

过去一年,申请芬兰高等教育的学生人数有所增加。根据芬兰国家教育局的数据,今年芬兰全国高等教育机构收到了近158000份申请,比去年至少多了6000份。 此外,学生们还申请了近5.1万个开设芬兰语和瑞典语高等教育课程的开放名额,这些课程将于今年秋季开课。 MTV报道说,在医学、服务业和农林学领域,学生们面临着最激烈的竞争。就应用科学大学而言,最难被录取的学科是口腔卫生、牙科技术和自然科学。 新冠病毒危机导致高等教育机构取消了春季计划的大部分学生交流项目。...

read more
芬兰幼儿教育机构及学校在过去7个月中的新冠病毒感染报告

芬兰幼儿教育机构及学校在过去7个月中的新冠病毒感染报告

图:从2021年8月到2021年2月,在幼儿教育和学校中所有暴露于新冠病毒的总人数和感染者的比例 据芬兰卫生与福利局(THL)在其网站上的数据显示,从2020年8月至2021年2月期间,共有大约62600名儿童、青少年或工作人员暴露于新冠病毒。总共检测到926例感染,占暴露人数的1.5%。 这个统计包括了幼儿教育、小学、中学和职业教育等机构。 今年年初以来,有更多的人接受了测试。尽管如此,鲜有关于幼儿教育机构和学校的后续感染报道。在学校暴露后的感染风险仍然明显低于在其他情况下的感染风险。...

read more
芬兰职业学校教育被吐槽为“年轻人的幼儿园”

芬兰职业学校教育被吐槽为“年轻人的幼儿园”

图:芬兰学校课堂。(Matias Honkamaa / Lehtikuva) 据Kauppalehti报道,建筑服务业正遭受劳动力短缺的困扰,电气、电信和HVAC承包商抱怨说,长期以来熟练工人短缺。其实建筑服务业有充分的就业机会:只有3%的员工被解雇。那么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呢? HVAC技术承包商HHA-TU的专家Juha-VilleMäkinen认为,部分原因是由于职业教育的扭曲所致。...

read more
研究发现,COVID-19大流行严重影响年轻人的心理健康

研究发现,COVID-19大流行严重影响年轻人的心理健康

图:孤独的年轻人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正在进行的COVID-19大流行已经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严重影响了年轻人的心理健康,临床抑郁症的水平正在上升。 研究结果发表在《精神病学研究》杂志上。 除了报告的临床抑郁症水平上升外,在大流行期间还发现年轻人饮酒量下降。 在这项独特的研究中,萨里大学的研究人员调查了259名年轻人在新冠大流行前(2019年秋季)和采取初步禁闭措施期间(2020年5月/6月)的抑郁、焦虑、幸福感、饮酒和睡眠质量水平。...

read more
芬兰大学生远程上课“一心二用”,专家反而感到高兴

芬兰大学生远程上课“一心二用”,专家反而感到高兴

图:远程上课时进行身体的拉伸。(Markku Ulander / Lehtikuva) 据YLE报道,最近Yle在其网站上询问所有大学生在关闭摄像机的远程授课中都做了些什么,最终收到了500多个回复。由于无线耳机的应用,许多芬兰大学生在听课的同时还做着其他事情,比如晾衣服、洗碗、吸尘、做饭和散步等等 心理学家蒙娜·莫伊萨拉(Mona Moisala)博士花了多年时间研究多任务如何影响大脑以及专心的能力。我感到很高兴,Mon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