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SINKI WEATHER

2020年芬兰的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并不高,没有医护人员死于新冠病毒感染

by | Apr 12, 2021 | COVID19, Health

图:2020年7月8日,Kajaani中心医院传染病病房的一名医护专业人员。(Emmi Korhonen – Lehtikuva)

芬兰健康与福利研究所(THL)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芬兰卫生保健人员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并不明显高于其他工作年龄人群。

虽然医护人员占劳动适龄人口的7.4%,但他们占去年在劳动适龄人群中发现的感染人数的8.5%。

因此,在2020年工作年龄人群中发现的30424例感染病例中,医疗保健人员占2601例。在整个人群中,实验室确认的感染人数为36650人。

据THL统计,只有不到三分之一(30%)的医护人员感染源来自工作场所,三分之一(33%)来自家庭和业余时间的接触。相比之下,超过三分之一(37%)的感染源无法确定。

“医护人员可能很难避免接触,许多其他不能远程工作的职业群体也是如此。因此,如果卫生措施不够的话,在工作旅行、工作场所休息室和客户互动期间,感染是可能的,”THL的主任医师tuulahannila Handelberg评论道。

THL周二还透露,感染病毒的医护人员中有5%需要住院治疗,其中18%需要重症监护。传染病登记处没有一个医护人员死于新冠病毒Covid-19引起的疾病的记录。

然而,去年春天的感染统计数据显示,医疗保健人员的感染人数过多,截至6月8日,在劳动适龄人群中发现的5599例感染病例中,医护人员有994例占17%。

在6月9日至8月31日登记的1027例感染病例中,这一比例下降到不到5.5%。

“去年春天,对医院护理的需求很高,花了一段时间才弄清楚应该如何保护自己免受新病毒的侵害。同时,检测的对象是高危人群和医护人员,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去年春天感染率高的原因。

“夏季,感染人数总体较低,对医院护理的需求也较低。”

在卫生保健从业人员中,女性占绝大多数,占82%,男性占18%,这一分布反映了卫生保健行业统计的性别比例。对病毒检测呈阳性的医护人员的中位年龄为40岁。

编辑:Aleksi Teivainen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