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SINKI WEATHER

职业学校辍学率上升引发了人们对芬兰远程教学的担忧

by | Feb 8, 2021 | Education, LifeinFinland

图:2021年1月19日,德国多特蒙德的一名大学生在远程学习。(Ina Fassbender – AFP/Lehtikuva)

去年赫尔辛基和万塔的职业教育学生辍学率有所上升。

赫尔辛基日报周日报道说,芬兰首都共有1142名年轻人(相当于所有学生的12.7%)从职业教育中辍学。辍学率比上一年增加了4.3个百分点。

赫尔辛基日报指出,为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而进行的远程教学是辍学人数增加的一个关键原因。赫尔辛基市职业教育主管Arja Kukkonen表示,赫尔辛基市已经认定,远程教学对学业成绩产生了负面影响。

上周有报道称,包括职业学校在内的高中教育机构要到2月底才能恢复课堂教学。

赫尔辛基职业学院和成人学院以及万塔职业学院Varia的代表向该报透露,辍学人数的增加尤其在年长学生中明显。

周四首都地区新冠病毒协调小组举行的最新简报会上,这一问题被推到了聚光灯下。赫尔辛基市长扬·瓦帕沃里(Jan Vapaavuori)表示,首都地区的辍学率翻了一番,并引用了赫尔辛基市议会周一将讨论的数据。

芬兰首都采取了将辍学率控制在7.4%以下的目标,即在该市9 000名职业教育学生中约占666人。在2020年之前的五年中,辍学率在8%至10%之间。

瓦帕沃里周五称,这一比例几乎翻了一番。他对赫尔辛基日报说:“即使没有翻一番,增长也是相当可观的。”。

该报指出,职业教育辍学率是一个关键信号,因为教育机构正在监测这一比例,以确定辍学风险是否因情况异常和远程教学时间过长而上升。

Kukkonen说:“市长说得对,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有人辍学,但成年辍学者并没有离校年龄的考虑。”。

在芬兰首都,18-24岁学生的辍学率最高。因此,去年造成的额外困难并没有导致仅仅从基础教育过渡到职业教育的学生辍学。虽然还没有进行详细的分析,但Kukkonen准备评估年轻人面临的困难。

“在职培训减少了很多。当你不能去工作场所接受在职培训时,学习的动力就会削弱。第一份工作经常在那里找到。”。

该报强调,赫尔辛基在这方面也没有达到目标:该市目标为在职培训总天数达到379109天,仅实现了337346天。

Kukkonen估计,一些成年辍学者可能已经失去了在服务业的兼职工作,为了勉强度日,他们不得不另找一份不具备继续学习灵活性的工作。而另一些人则可能经历了相反的情况:失业释放了更多的学习时间。

编辑:Aleksi Teivainen

原文:HS: Rise in vocational school dropouts kindles concerns about remote teaching in Finland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