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SINKI WEATHER

家庭债务上限可能会削弱大城市的房价,财政部长表态不支持

by | Jul 2, 2021 | Real Estate

图:2012 年 12 月,一位潜在买家在参观赫尔辛基的一个空置公寓。 (Markku Ulander – Lehtikuva)

赫尔辛基日报报道,根据家庭年度总收入来限制债务上限的提案可能有对芬兰的房价产生影响,特别是在首都地区和其他人口中心城市

“这可能会减少需求,尤其是在首都地区、坦佩雷和图尔库,这可能会对价格产生影响,”芬兰抵押贷款协会 (Hypo) 的首席经济学家Juhana Brotherus表示。

Brotherus 向该报指出,对价格的影响最终可能相当有限,因为机构投资者和高收入购房者可以弥补债务上限带来的需求下降。债务上限还可以抑制城市周边的住房建造,从而抵消其对房价的影响。

“这不会是一个好的提议,因为它会减缓城市化进程并阻止人们住在他们想要的地方,”他说,并指出了对住房建造的影响。

他的评估得到了Vuokraturva董事总经理Timo Metsola的赞同。

“无论解决方案是什么,人们都将住在市中心附近。这个提案只能改变人们居住在出租房屋和居住在自住房屋中的比例,”他告诉赫尔辛基日报。

芬兰银行副行长Marja Nykänen承认,上限可能会限制向潜在买家发放的贷款,从而对房价产生影响。

“贷款越多,你买房的钱就越多,”她总结道。“如果对过度负债有某种管控,它将促进更稳定的价格发展。债务上限可能间接对房价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STT 在 6 月报道称,政府正在考虑提议将家庭债务总额限制在年总收入的 500% 以内,以控制家庭债务。该提案将允许银行和信贷机构最多超过限额 15% 。

Brotherus 和 Metsola 都质疑这项提案所能带来的好处。

“拖欠还款和无力还债现象的增加不能归咎于普通住房贷款,因为住房贷款中无力还债的比例是非常稳定的,责任是明确的的,”Brotherus 向赫尔辛基日报解释道。

债务上限不太可能对低房价地区的住房贷款产生影响。但它可能会限制潜在买家的选择,尤其是在首都地区,以及坦佩雷和图尔库。

“阻止低收入人群在房地产市场最安全、最稳定的地区购买房屋,这听起来很奇怪,”Brotherus 说。

Metsola提出了为芬兰不同地区引入不同债务上限比例的可能性。他设想,首都地区的债务上限可能是家庭年总收入的 600%,而其他地区则是 450%。

“最完善的模式应该是允许银行自己选择,”他认为。

芬兰银行表示支持限制家庭债务上限,认为这将使家庭能够更好地为临时或永久裁员造成的经济下滑和财务困难做好准备。

Nykänen 分析说:“该提案可以使银行依然按照与现在大致相同的方式发放贷款。” “限制住房市场活动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债务上限的目标和目的是防止家庭负债过度增长和过度负债。”

她透露,芬兰银行已经计算出于年收入 500% 的债务上限不会对抵押贷款产生重大影响,因为还款人已经被要求通过按照25 年期贷款和 6% 的利率的还款压力测试。

“趋势是家庭负债增加,贷款还款期延长,新建住宅的住房贷款增加。”Nykänen 强调说,必须在问题变得太严重并且债务上限不会对贷款产生重大影响之前落实这些政策。

芬兰银行和金融监管局 (Fiva) 的计算显示,去年,超过四分之一 (28%) 的住房贷款发放给了债务收入比超过 450% 的家庭。新贷款中这项比例有 21% 超过了 500% 。

芬兰政府尚未就债务上限作出任何政治决定。总理桑娜·马林(社会民主党)和财政部长安妮卡·萨里科(中间党)都对该工具表示怀疑。

安妮卡·萨里科在周五表示她不支持财政部工作组制定的家庭债务上限计划。家庭过度负债的问题应该通过其他方式解决。

 

赫尔辛基时报 – Aleksi Teivainen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