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SINKI WEATHER

检察官要求对伪造死亡的难民庇护者判处监禁

by | Jan 14, 2021 | Domestic, News

图:2021年1月11日,伪造死亡的难民的女儿在赫尔辛基地区法院片。(Antti Aimo-Koivisto–Lehtikuva)


检方要求对一起案件中的两名被告判处监禁。在该案中,一名未能成功申请庇护者的女儿和前女婿误导了欧洲人权法院。

欧洲人权法院在2019年11月裁定,芬兰当局驱逐该名难民庇护者违反了人权法,据称此人在返回伊拉克数周后被枪杀。

芬兰因此被命令向其女儿支付2万欧元,作为对侵犯人权行为的赔偿,但政府表示,不会对刑事调查支付赔偿金。
女儿的辩护律师Joonia Streng在法庭上证实,他的当事人和丈夫承认声称难民庇护者已经死亡是一起欺诈行为,但否认该行为属于严重欺诈。

Streng周一在赫尔辛基地方法院对赫尔辛基日报说:“从整体上评估,鉴于我的委托人在家庭中的从属地位,以及他们本可以采取另一种行动的实际机会,这一罪行并非严重。”。

该女儿和她前夫的叙述有很大的不同。虽然该名妇女辩称,阴谋是由其家庭的男子专门策划的,但她的前夫表示,他并不知道用于难民庇护者死亡的文件是伪造的。

Streng形容这名妇女的成长于一个父权制的家庭,并强调她的前夫对其家庭在芬兰的生活有最终决定权。他还说,这段婚姻结束时,这名妇女被安置在安全屋中。

Streng说:“他们的婚姻实际上是介于拳头和炉子之间的。”。(注:“拳头和炉子之间”为芬兰谚语,表示妇女遭受家庭暴力)

检方不相信这名妇女是被动的误导了欧洲人权委员会和赫尔辛基行政法院。

它认为,她伪造其被驱逐出境的父亲死亡的想法是在她在芬兰收到第二个否定的庇护决定后产生的。因此,这名妇女当时面临着离开芬兰回到伊拉克,与自己丈夫和孩子分散的风险。

被告都被指控犯有严重伪造罪,因为伪造的文件不仅在2017-2019年提交给了欧洲人权法院,而且还提交给了赫尔辛基行政法院。

赫尔辛基日报周一还报道说,用来误导法庭的文件不完整,而且有明显的错误:例如,死亡证明没有注明死亡时间,而所有文件的日期都在同一天。

文字及图片受版权保护。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原文:Prosecutor calling for prison terms for fabricated death of asylum seeker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